亚博直播

(征文) 身上的疤,是母亲心中永远的痛

  • 63
  • 0
  • 2020-03-24
  • 亚博直播

近距离面对过的人,都会注意到我脸上有道明显的疤痕,是的,在上唇右侧,那是手术缝针留下的疤。以前读书时就经常有好奇者询问我这疤痕的来源,说起来都是很久远的事儿了,但是我仍旧记得很清楚。

那年也就大约五六岁吧,已经记事了。闹着非要到老家跟奶奶住的我,母亲拗不过答应了,正值农忙时节,大人们每天就是收麦子、晒麦子,而我,就跟着叔叔家的堂哥堂妹们一起玩耍。用绳子拴着木棍和罐头瓶就可以去钓鱼,拿着铲子就能到树林里去刨爬拉猴,反正是不知大人的劳累,只管自己尽情疯玩。记得那一天下午,夏天的疾风骤雨说来就来,大人都赶忙到麦场收麦子去了,我和堂妹看到雨点大了也匆忙赶回了家,有点冷飕飕的,堂妹就进屋给我找衣服,门旁拴着的狗被雨淋得嗷嗷直叫四脚乱转,当时的我真是无心之举,就想像平常那样捧着狗头抚摸一下它,不曾想这狗已经被雨淋得急吼吼,就在我俯身碰触它的一瞬,它朝我扑了过来,其中一只前爪从我脸上划过,感觉到丝丝疼痛,用手一摸都是血,我吓得大哭起来,堂妹听到动静出来拉着我到大门口走去,邻家一位姑姑正在遮盖麦秸垛,看到我一脸血,也是慌了神,一边用手捂着我的鼻子,一边朝不远处的麦场大喊:“快来人,静静的鼻子流血了。”我以为只是鼻子流了血,直到爷爷背着我,还有另外两个亲戚一人打着伞,一人用毛巾捂着我的口鼻送到村卫生室却看不了时,我才觉察到脸上伤的严重。于是爷爷三人轮流替换着背我、打伞,出发去镇上医院,路上的积水到了大腿处,走起来很吃力,到镇上时已是晚上,父亲出了远门,母亲一人在家带着弟妹已经睡下,听到我出事,赶忙赶到医院,幸好联系上了镇医院的手术医生,停电了,就点了两把蜡烛为我缝针,原来我的脸从额头、眉心、眼角、鼻侧到嘴唇都被抓伤,最严重的就在嘴唇上,一块肉就只连着一点外皮了,假如这点皮断了,假如这块肉掉了找不到了,现在的我嘴唇上就是一个大豁口。为此事母亲曾很生爷爷奶奶及叔叔一家人的气。后来长大了,爷爷每每说到此事都禁不住唏嘘,如果我年纪大一点、体重重一点,累死他也背不动我。每次他说完我听后,我们都沉默不语。

从不曾想过破了相的我在母亲心中有着怎样的痛,直到大学毕业处了对象,去男友家回来时,母亲小声问我婆家的人有没有看出我嘴上的疤,有没有问这疤怎么弄的,别再以为是从娘胎里带来的。此言一出仿佛一根针扎进心里,原来母亲比我担心在意的竟这么多。高中时父亲曾带我到淮北人民医院看过嘴上的疤,犹记得一位女医生说的,祛疤膏在临床医学验证效果不太显著,于是我们选择了放弃。

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安全事故,虽是自己小时候的顽皮造成,但是却让家人背负着一辈子的内疚,母亲常说:“小孩子受伤都是大人看管不到位造成,都是大人的问题。”自己的儿子放母亲家里照看时,也是着急出门去玩摔了一跤,下嘴唇摔破,母亲看伤口不小就带到医院缝了针,小孩子乱动导致缝线拉的太紧,儿子的下唇也有了一个“×”的疤,这又让母亲有了更深的负罪感。

因为今年疫情缘故,儿子一直待在家里没有上学,我和他爸都去上班的时候就让他一人在家,六岁了,懂很多事了,告诉他在家不要玩水、玩电、玩尖锐的东西,答应的是很好,可是有一回收拾客厅的时候,发现他的玩具床上有玻璃渣,才知道他打碎了玻璃杯弄得到处都是,很是庆幸没有伤到他。我真不敢想象下班到家发现儿子鲜血淋漓的那种画面,这是让一个母亲很是后怕的事件。

安全,存在于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中,稍不注意就会诱发意想不到的安全事故。我们只能处处小心,时刻提防,不能麻痹大意,要牢牢地将安全意识记在心头,从小教导小孩子要意识到安全的重要性,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否会引发安全问题。要知道,我们身上的疤,那都是母亲永远的心病和心痛,为了让母亲安心,我们必须要安全!(小桔灯  阡陌编辑)

快给朋友分享吧

点赞

>+1